家乡的小河我记忆的源头 – 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

家乡的小河我记忆的源头

  冬日里,河水结了厚厚的冰层,人们在河面上滑冰、撑拖床,用拖床载人运物,走亲访友。记得哥哥经常用拖床带着我去姑妈家,近十里的路,十几分钟就能到达。人们还常在河上下冬网逮鱼,有时在冰上钻一个洞,那大鱼呀,自个就蹦上来了,给新年夜的饭桌上又添了一道美味儿。

  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是当时人们向往的生活,那时人们点煤油灯照明,信息吗,甭说电视机,就连个半导体收音机都很少见。我老伯是个能人,他在杆子上、房上拉了好多电线,接上个收音机,能听到电台的声音。村里偶尔开来一辆汽车,人们都觉得很新鲜,大人孩子们围着去看,开走时,人们还追着跑老远。那时,孩子们玩的是弹球、弹弓、开镖、打尜、掏老家等原始的游戏。就说开镖吧,天色渐渐地暗下来,一群孩子凑到一起,酝酿着今晚的行动,有的说去掏麻雀,有的说去开镖,经表决还是同意开镖的多,就分头找了些不大不小的土块和砖头,带着这些“武器”,来到小河边,朝河那边喊话:“河那边的听着,有胆儿的出来,开战了!开战了!”小河那边的孩子们听到喊声,也集合起来,赶到小河边,战斗就开始了。谁被击中了,受了伤,头上起了个大包,流出了血,也不找对方,回到家里用布包扎好,过几天就好了。哪边的取得了胜利,回去就开“庆功会”,唱大戏。记得有一次我们这边胜了,哥哥就带着伙伴们,在我们家里唱戏,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成了乐器,有扮穆桂英的,有扮杨宗保的,戴上那元帅圈、鸡鸡翎什么的,好不热闹。

  小河,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限的欢乐。她像一本书,记载了人们的酸甜苦辣、喜怒哀乐;她又像一位百岁老人,见证了家乡人们生活的逐步提高。

作者:
该日志由 admin 于2018年11月24日发表在河北铜火锅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转载请注明: 家乡的小河我记忆的源头
标签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