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说《幸福太短你太长》全文免费阅读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友情文章 > 正文

短篇小说《幸福太短你太长》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18-01-08 02:05:45 来源:本站 作者:

  “你先别说话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”唐聿昊愤愤地剜了苏伴月一眼,抱起杨菲儿就往外走,由始至终,没有询问过苏伴月半个字。

  杨菲儿演的这出苦肉计,肯定会激怒唐聿昊。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,为了给情.人出气,肯定会加倍的折磨父亲。

  一想到这些,苏伴月脸上的血色褪尽,折身回房间,拿起离婚协议书,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姓名。

  “聿昊,不要再为我去伤害小月,好吗?”杨菲儿偎依在唐聿昊的怀里,一双媚眼里盛满了算计。

  “傻瓜,她都把你害成这样了,你还帮她说话。”唐聿昊拍了拍杨菲儿的后背,眼神里闪过一抹清冷,“你什么也别想,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能不想吗?小月是我最好的朋友,无论她怎么对我,我都割舍不下这份友情”杨菲儿楚楚可怜的哭了起来,声音软糯的不像话,“聿昊,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?”

  “说什么傻话?”唐聿昊剑眉深锁,下颚也绷得紧紧的,半晌才开口,“给我时间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  呵听到这话,站在病房外的苏伴月无声的笑了,他会处理好?如何处理?离婚吗?

  “唐先生,现在就处理吧。”苏伴月拿出离婚协议书,直接丢在了唐聿昊面前,扫了一眼杨菲儿,冷笑道。

  “一个亿,外加归还苏氏集团,唐先生应该没有意见吧?反正这一个亿兜兜转转都会回到你的口袋。至于苏氏集团,本来就是苏家的。字我已经签好了,麻烦唐先生现在就把我父亲放了。”

  唐聿昊捡起离婚协议书,当看到后面苏伴月的签字,胸口倏地漏掉了一拍,猛地抬首瞪着她,直接把文件撕成了两半,咬牙切齿道。

  杨菲儿脸上的喜色消失殆尽,难以置信的看着唐聿昊。他不应该当场就签字吗?怎么还撕掉了?难道他根本就不想和苏伴月离婚吗?

  唐聿昊看着苏伴月寂寥落寞的背影,胸口猛地痛得无法呼吸,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拖着苏伴月往外走。

  “唐聿昊,给我一个亿!”苏伴月不甘示弱的迎着唐聿昊的目光,不怕死的重申,“婚姻我可以不要,但是我要这一个亿?”

  “在你心里,”被激怒的唐聿昊,怒目瞪向苏伴月,低吼,“我唐聿昊只值一个亿吗?”

  “我不想要的东西,”苏伴月看着唐聿昊阴沉的双眼,樱唇里吐出的每个字都用尽了她浑身的力气,“自然就是一文不值!”

  “闭嘴!闭嘴!”唐聿昊拽紧的双拳,骨节都在泛着白,他愤怒的捶打着方向盘,暴喝道,“我叫你闭嘴,听到没有?”

  “明天我会找你,请你提前准备好离婚协议书,不要耽误我的时间。”说着,苏伴月就要推门下车。突然手腕被拽住,整个人被带进了一堵熟悉的怀抱,温热的气息瞬间将她包围,双唇也被覆住。

  那一刻,苏伴月所有的理智都消失殆尽,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吻她了,唐聿昊吻她了

  唐聿昊对苏伴月不是处,一直耿耿于怀。他嫌弃她脏,每次做他也从来不吻她。而现在,他才知道怀里女人的唇瓣多么的柔软和香甜,多么的让人迷醉。

  他贪恋的勾勒着她的唇形,耐心的叩开她的贝齿,去追逐她的檀香小舌,吮吸她甜蜜的汁**液。直到他意识到怀里的人,竟然不会呼吸,才惊愕的松开了她。

  唐聿昊拧眉凝视着苏伴月,心里疑问千千。在他之前,她已经有过男人了,为何身体会如此的青涩?为何连接吻都不会?

  唐聿昊这个混蛋,为什么在她决定放弃的时候,他还要用一个吻,扰乱她的心

  “姐,你是不是很难相信?”楚炎的双眼布满了血丝,为了追查这件事,他已经一天一.夜没合眼了,“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,我也不敢相信。”

  “她们可是我爸最亲最爱的人,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?”苏伴月双肩都在颤,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,抬步往里走。

  “我爸呢?”苏伴月忍着上前撕了阴珠珠的冲动,开门见山的问,“他人在哪里?”

  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阴珠珠脸色苍白,目光躲闪着,转身就要关门进屋。楚炎一脚踹开,怒目瞪着阴珠珠,对苏伴月说道。

  “找我爸!”苏伴月没有耐心解释,直接一间一间的找,只有楼梯下的储物间门打不开。苏伴月着急的拍打着门,紧张的喊,“我爸是不是在里面?爸,我是小月”

  “没在里面,没在里面里面没人”阴珠珠连忙否认,吓得直往苏奶奶身边缩。苏奶奶自持身份,有恃无恐的骂道。

  “你爸一直是由你照顾的,现在人不见了,也没有找我们要人的道理!苏伴月,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奶奶,就马上滚出去!”

  苏伴月一想到父亲可能在这个逼仄的、毫不透气的储物室,就心如刀绞,哪里还有心思理老太太的发难?

  楚炎很快就踹开了门,一阵恶臭从里面传出来。隐约看到置物架后的身影,苏伴月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来,疾跑进去,就看到瘫痪的苏博学像废弃的抹布一把被丢在地上,他的身下有大滩排泄物,整个人已经昏死了过去。

  “姐,伯父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,还是让专业人员来吧”

  医疗团队很快就用担架把苏博学抬了出来,苏奶奶只是扫了一眼,就嫌恶的捏住了鼻子,而阴珠珠悄悄的想溜。

  看到苏博学的样子,苏伴月整个人都快崩溃了,若不是有楚炎扶着,她根本就站不稳。她眼泪婆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,颤声质问道。

  “我爸好着的时候,有没有亏待过你们?他出事了,你们没有照顾过他一天。现在,竟然为了钱,把他折磨成这样。奶奶,你是我爸的亲生母亲,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?”

  “那个孽障,为了你妈那个贱人,总是和我对着干。我们的母子情分早就没有了,苏伴月,那一个亿,你必须拿来给我养老。”苏奶奶没有半丝悔意,反而底气十足的叫嚣着,“否则的话,我老太婆就和你鱼死网破。”

  看着吸血鬼一般的家人,苏伴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,樱唇说出的每个字都十分的坚定。

  “喂,你什么意思?每个月的生活费不给了吗?喂,苏伴月,你有义务赡养我”

  苏伴月在楚炎的搀扶下走了出来,看着外面的明媚的如果,她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,那么的可怜

  苏家大门口,黑色宾利里的唐聿昊,视线一直跟随着苏伴月。看到楚炎和她如此的亲近,他的心里就嫉妒的快要发狂。不过,此刻的他根本没有底气把苏伴月抢过来。

  从2018年1月1日开始,西安市3条地铁线个站点)将实现全线网支持手

  本网讯(罗世杰)2017年10月1日至8日,在十一、中秋两节期间,新疆阿克苏

  中国交通在线是道路交通安全协会全国实时路况唯一官方网站,致力于交通

  鲁涛搀扶着一位流浪老人过马路 鲁涛曾因追捕肇事逃逸司机而获赠锦旗 近

  制图:沈亦伶 长城下的高铁轨道、全球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、千年古城的

    640x60ad
    评论框